1905电影网>新闻目录>电影资讯

《演员请就位》毒舌出圈 尔冬升不止“反矫达人”

时间:2020.11.17 来源:1905电影网作者:米洛


1905电影网专稿 “你要让自己成为一个更有质感的花瓶。”“花瓶不是罪,长得漂亮不是罪。”在点评王楚然在短片《画皮》中的表演时,被网友封为“反矫达人”的尔冬升再度爆出“尔言尔语”。


另一边,批评起自己战队的演员,尔导更是毫不留情:


温峥嵘,如果真的拍一部电影,你的性格那么强势,我可能不会用你。

黄奕,因为你每条演得都不一样,焦点追不到。

李智楠,你又在“外太空”了,就像音响,怎么拧都拧不高。


全程高能,让全场选手都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演员请就位》第二季前几期中,他面对张大大、陈宥维等演员的毒舌评语也曾频频出圈。


但随后看到二人在新戏中的进步,尔冬升也不吝赞美之词,展现出温和一面。


尔冬升曾怒怼张大大“压力大”的言论


就像这次,现场痛批过李智楠后,他转头又在微博上留言鼓励:“我也曾失去过自信,经历过艰难,也想过将就,但感谢那份仅存的不甘心,让我坚持走下去。我可以,你也行!”



这就是尔冬升。凭借武侠商业片入行,转战幕后拍文艺片获奖无数,毒舌与温情,商业与情怀,始终交织在尔冬升的性格和作品中,成为他身上独有的双面性。

 

01“十年大侠”

 

尔冬升出生在电影世家,父亲尔光是著名制片人和导演,母亲红薇是演员,大家族中共有二十多人从事电影相关工作。

 

他同母异父的两个哥哥姜大卫秦沛都是著名演员,与“一门四杰”的许氏兄弟齐名。

 

用尔冬升的话说:我的母亲一生没演过女主角,却培养出了三个最佳男主角。



尔冬升从小就崇拜哥哥姜大卫,受到家庭的熏陶,中学毕业的尔冬升没有选择出国留学,而是进入邵氏公司,追随哥哥的脚步,开始了演员生涯。

 

搭上邵氏武侠片的“末班车”,对尔冬升而言既是幸运也是不幸。

 

凭借高大俊朗的外型,尔冬升很快就开始出演男一号。1977年,不满20岁的尔冬升便被古龙钦点,在楚原执导的《三少爷的剑》中饰演“三少爷”谢晓峰。



随后,他又接连出演了《倚天屠龙记》中的张无忌、《圆月弯刀》中的丁鹏,《如来神掌》中的龙剑飞,清一色都是英俊倜傥的“武侠男神”。


表面风光,内里尔冬升早已疲倦,尔冬升经常自我调侃:“老实说,我没演过戏,古装戏根本不需要表情。既然没有表情,你说我这算是当过演员吗?就是大公司里的一个工具而已。”


1978版电影《倚天屠龙记》

 

随着邵氏的日渐式微,尔冬升曾尝过几个月接不到戏的滋味。演员的被动和局限性让尔冬升很没有安全感,再加上自己在编剧和导演上的兴趣,尔冬升决定主动出击,向幕后转型,把命运握在自己手中。

 

这种勇于自我解剖的清醒几乎是尔冬升与生俱来的特质,就像他对陈宥维说的话:“靠帅只是短时间的,你够梁朝伟帅吗?混这一行光靠帅是没用的,还是要看实力。”



02“电影社会学家”

 

回首青年时代,尔冬升以“愤青”自评:看到的大多是世界不美好的一面,就像面前摆着半杯水,我关注的永远是没有水的那一半。

 

这种心态也让他编剧和执导的作品大多紧扣现实,直指社会问题,充满了悲天悯人的艺术家情怀。导演尔冬升也常被人称为“电影社会学家”。

 

尔冬升获得第13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导演


尔冬升的导演处女作《癫佬正传》就大胆聚焦香港社会边缘的“精神病患群体”。


周润发、梁朝伟、秦沛颠覆形象,演出“精神病”群像,用看似喜剧甚至荒诞的表演引出赤裸裸的残酷现实,从形式和内容都极具震撼力量。



《癫佬正传》让整个香港电影圈对这位曾经的武侠小生刮目相看,也入围了金像奖五大奖项,对于一位新人导演而言,无疑是极高的起点。

 

接下来的几部《人民英雄》《再见王老五》延续了尔冬升的现实关照,也收获了诸多奖项肯定,但在票房上始终未见起色。

 

《人民英雄》中的梁朝伟


筹拍《新不了情》时,因为题材过于文艺不被片商看好,尔冬升抱着剧本跑了三年,四处碰壁。他只得将身家押上,再加上一众圈内好友的帮忙才有了这部以小博大的《新不了情》。

 

影片讲述了一位落魄音乐家与一个绝症少女互相扶持的生死爱情,这一看似老套的煽情故事却被尔冬升讲述得细腻动人,引发了无数香港人的共鸣,以百万级的投资博得了三千万的票房,更在来年的金像奖上大获全胜。



《新不了情》中不仅有动人爱情,更融入了尔冬升对社会百态的观察和思考。袁咏仪饰演的阿敏出身卖唱家庭,尔冬升在创作中专门和一个卖唱家庭生活了两三个月,收集素材,“冯宝宝、秦沛这些人物,你很难去瞎编。没办法在三个月赶工出来,它不是工业制品,多着急也做不出来。”



这也是尔冬升一贯的创作模式。《癫佬正传》拍摄前,他花了八、九个月时间访问社工,接触个案,了解精神病患的真实处境,曾因题材敏感,一度险成“禁片”。

 

《门徒》时,尔冬升费了更长时间调研制毒、贩毒、吸毒等毒品工业的各个环节及毒贩心理,才塑造出了片中那些有钱不敢花,空虚又可悲的“毒品众生相”。



“观众需要具有真情实感的故事,我不喜欢闭门造车,更喜欢的是走出去跟社会广泛接触,做充分的资料搜集,再从中挖掘出闪光的故事。”

 

正因如此,很多人评价看尔冬升的电影像在看社会纪录片。即使面对《烈火战车》《旺角黑夜》《门徒》这样商业类型元素突出的作品,尔冬升也总能拍出别样味道。



然而,这样的人文关怀并不能让所有老板和观众都感同身受。


尔冬升曾感叹:“老板想要类型片,市场上什么题材红就跟着拍什么,我不跟风,不想拍一些没有根据、胡编出来的故事。”


这种无奈也被他拍进了电影《色情男女》中,刘青云在片中饰演一位名叫“尔冬升”的导演,《烈火战车》也被改成了更具戏谑意味的《没有车轮的战车》。


戏里,面对观众的骂声,“尔冬升”跳海自尽,留下遗言:“观众是有权选择的。”


戏外,见过大风大浪的尔冬升自然不会因为一部戏自杀,但他却说,当时很多导演遇到的困境比电影里更夸张。

 

03 不只是路人甲

 

尔冬升的毒舌一半是节目效果的需要,另一半是现实的真实写照。从他过往的“造星纪录”来看,这种“毒舌”也有十足的资本和底气。

 

刘青云、梁朝伟、袁咏仪、张柏芝舒淇杨千嬅等一众演员都是通过他执导的作品完成转型或捧得大奖。

 

袁咏仪更曾打趣道:“每次我听到有人拍了尔冬升的戏,我都特别嫉妒那个女演员,因为很多女演员拍了尔冬升的戏都能得奖。”


袁咏仪在《门徒》中与尔冬升再合作

 

遥想27年前,袁咏仪22岁刚刚出道,《新不了情》资方不同意启用新人,是尔冬升力保她出演。

 

面对暴脾气的靓靓,尔冬升只有“以暴制暴”,袁咏仪时隔多年都心有余悸:“他骂人不是特别粗鲁的那种,就是一种老爸的威严,我一看到他就害怕。”

 

然而,正是这位“老爸般”威严的导演让她捧得第一座金像奖最佳女主角奖杯,也是这部《新不了情》让“影帝”刘青云真正开启了大银幕之路。



同样是尔冬升,用一部《色情男女》,让舒淇通过“本色出演”完成了不可思议的转型。

 

2012年,为了筹备新版《三少爷的剑》,尔冬升来到横店找徐克探讨3D技术,却意外被一群“横漂”的群众演员“撞了个满怀”。

 

他在他们身上看到了自己初进电影圈时的朝气和冲劲,也决定自掏腰包为这群“路人甲”拍一部电影。



这样一部“全龙套阵容”的电影注定难以获得商业上的成功,凭借过硬口碑和各路明星站台收获6492万票房已实属不俗。尔冬升说,自己是小亏当赢,“路人甲们都有胆量,我害怕什么?”

 

为了尔冬升和《我是路人甲》,梁朝伟罕见地写了一篇影评,里面写道:“对演员抱持着清楚的认知和无比信任的态度,是他自《癫佬正传》开始树立起来的风格,我一直记得他看演员的眼神,那眼神分明就是在说:对,我没看错,你就是这样的人。”



然而,梁朝伟口中“太聪明”的尔冬升也有顾虑。他怕自己拍摄的电影反而害了这些“路人甲”:他们好多都说去横店是王宝强“害的”,我怕他们以后说,失败都是尔冬升害的。

 

因此,他只有不断告诫这群孩子:“你们的命运还要看自己...见到别的导演,可以说演过尔冬升的《我是路人甲》,但必须说明那只是本色演出,可能有些角色依然担负不起。”


 

这份冷静和清醒似乎从入行以来就一直伴随着尔冬升。“演艺圈是非常残酷的,没有公平可言”也是他在采访中经常挂在嘴边的话。

 

40多年的摸爬滚打让他看尽了娱乐圈的人情冷暖,演员的出身也让他更能感同身受,正是因为爱之深,才会“责之切”。


 

然而,尔冬升的世界里绝非仅有“现实”二字,因为《我是路人甲》被放鸽子的徐克曾这样评价他:“我觉得尔冬升蛮天真的,拍电影需要这种天真。”

 

近年来,尔冬升把工作重心更多地放在监制年轻导演的作品上,用自己的经验和人脉帮他们在剧本上把关、寻找投资。


采访中,尔冬升对我们说:“以前总觉得我如果有了钱,就可以得到什么,然后就会很开心了,但现在我经常提醒自己,必须要把我的工作做好,做得很开心,那个钱自然会来的。”


这正是已过耳顺之年的尔冬升现下的心境。


文/米洛

云顶国际手机app乐虎国际官方下载app龙8国际手机版